Apr 2 2011

抽刀断水

抽刀断水,水总归是在流,但抽刀的这个动作并非徒劳!

我们总是需要各种各样的‘大动作’也好,‘小动作’也罢来进入世界的流动中。

世界它动荡啊,你休想静静的躺着给它画像,你要进入它的激荡,被它侵入,侵入它,你要握着你的画笔朝它脸上砸!

这是动荡,这不是印象或者影响。

 

 


Apr 1 2011

我在拒绝一些东西,其实

其实,是在隐隐的想确定另一些东西,

比如用自己的方式去讲述一些事情,

用自己的方式来说话,

仿佛更真实一些。

仿佛觉得我是真的这样觉得的,我就应该把它努力的成形出来,

这仿佛是我不能拒绝的一件事,

我如果没去这样做,

就仿佛是扯了谎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