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7 2011

也许就是这样

亲爱的,以前我总觉得我可以到处飞,到处飞,世界多么大啊,我们多么年轻而有朝气啊,现在我体会到一个传统中国家庭向我伸出的一双巨大的手,它们总在抓着我啊,它们总是在那里啊,父母只有一个,血缘永远不变,这难道不是最简单又最强大的召唤吗?父母老了,我的爸爸,他说:他就是想我的时候能说买票上车就可以看到。他说:以后他和妈妈过世了,还有弟弟妹妹呢,你这些亲人你不回来看吗?他说的时候是哽咽的,我的爸爸哭了。亲爱的,我从来没有体会到这种强大的力量把我归于世上的一点,一个固定的点:我的家门,我这一家子的人。我在脑中看到自己双膝跪在大门的门槛上,我跪着,用力的跪着,用力的在我的双膝上磨出印子,磨出深深的印子,直到刻下血痕:我是从这个家门走出去的,我就不能忘了他们,我就应该考虑他们的生死得失,我就不能让他们这样伤心和哭泣。亲爱的,这是我二十多年里从来没有过的体会,我以前总是想,我要飞得好高,好远,那样我才算是努力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