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2 2010

家里的苦事

听父母讲家里以前的事情,我几次都要哭出来。他们讲完了,大家要吃饭了,我却吃不下,硬是站在厨房里对着父母大哭了一场。

家里以前的苦是没有饭吃的苦,是起早摸黑赚生活的苦,是无依无助坚强力挺的苦。

妈妈怀我的时候,家里连煮菜的油都没有,更别提各样孕妇需要的补品了。奶奶为此到大队部去求情请他们预支一小罐油给我们吃。
我八个月就生下来了,早产。特别瘦,像个小老头。眼睛十天才睁开。嘴唇里面人中那条缝都没有长齐。外婆看到我这样,不敢和我妈妈说,她心里担心我会夭折。

我一岁半的时候得了小肠气,在九江的医院里住了十天还是高烧不退,医生就让妈妈办理出院手续说先回家治,烧退了才能做手术。当时爸爸回家出工了,妈妈一人在九江,她央求医生让我们在再等一晚,爸爸周一来接我们。医生已经安排别人住在我的病床上。于是妈妈就左手抱着我,右肩一前一后挂两个行李袋,走出了医院。当时是夏天的正午。妈妈基本不识字,连车站在哪都不是很清楚。我当时有一个心爱的玩具:一个绿色的充气小马。就是在出院的路上丢掉的。妈妈说当时我脸色苍白,人一点精神都没有,所以我把马儿丢了,完全不知道。

弟弟和妹妹相继到来。三个小孩。爸爸每天出工挣钱,妈妈每天下地干活。我们的爷爷奶奶在我四岁以前都过世了。所以爸妈只能把我们关在家里,怕我们玩耍时落水淹死。记得当时爸爸特意在大门外做了一个木门,有一米高。他们出去了,就把木门关起来。我们是爬不出去的。只能在家里,院子里,楼上楼下玩。每天玩的身上到处都是泥。弟弟妹妹总是哭,夏天的时候泪水和汗水搅在一起,我现在还记得那种场面。有一次,弟弟想爬出去玩,我和妹妹都不让他爬,他偏爬。他一条腿已经架到了门上,另一条腿却挪不上去。就在这上下不得的过程中,他却因为夏日酷暑睡着了。邻居婶婶经过门前,看到这副景象,瞬间落泪。她叫醒我们三个,然后把弟弟从门上抱下来。

我读高中的时候,爸爸去北京打工。临走前,他从他师父那里借了五百元钱和我妈妈一人一半。妈妈去了学校看我,又去弟弟学校看他,回来后钱都花完了。她没有办法,只能自谋出路,决定去街上卖水果。我们住在乡下,她每天早晨三点钟起床,骑车半个小时到镇上再坐四十分钟龙马车去市里批发西瓜,白天就在大街小巷里叫卖。妈妈就这样卖了四十天的西瓜。除了供我们三人的生活费外,她还剩余800元钱,很是欣慰。但今天讲起来三点钟骑着自行车摸着黑从我们住的村子出发到镇上,她依然觉得当时被逼无奈的勇敢。

家里总是缺钱,父母对自己的吃饭穿衣都很节省。记得高中时每次妈妈去学校看我,她连食堂的饭菜都舍不得吃。我总是忍不住落泪。高一的时候我大病一场。病后不能正常进食,稍微恢复一点后,医生嘱咐妈妈让我吃面食。高一的学习已经比较紧张了,妈妈只有每天从家里出发坐车两个小时去学校旁边的饭馆里自己做好饭送给我吃。这种生活持续了一个月直到我完全恢复可以吃食堂。当时的班主任老师也感动于母亲对我的照顾。

在这种苦难中,父母对邻居的小恩小惠都感激不尽,他们从不吝啬对别人的帮助。至今更是如此。他们说,那种穷日子,那种开口借钱的沉重心情,他们深有体会,如今能尽自己能力帮助一下他人,是自然而然的反应。

我作为父母的女儿,在不懂事的年月里,错失了对他们的关心。我的父母从大风大雨中走来,用年轻的身体和心血换来我们姐弟三人的平安健康和幸福。他们是最平凡的人,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却以最真诚的态度奋发进取。

我作为父母的女儿,总感到自己的不足,总感到自己的不孝。为父母,我又做了什么呢?惟愿他们老来多福。我们做儿女的祝愿他们身体健康,生活总有新鲜的乐趣。


Aug 2 2010

父亲的作品

父亲去年换了一个可以拍照的手机。他忙里偷闲,见缝插针,记录家乡的小事样。
图像000

图像029

图像037
图像070

图像083图像169

图像173
图像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