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28 2010

我有一个写诗的朋友

我有一个写诗的朋友,他的诗里有蚂蚁和麦田,还有你和我。他喜欢安静的把你和我秘密的煽情进去。
也许是误读。看到他诗里那无数的蚂蚁和其他的各类的物象,觉得生活可以无奇不有。小缝隙,阳光在小缝隙上。

很多女人写书。写正当时的爱恋,写过往的情史,写别人的八卦,有的是为了裸露灵魂和剖白,有的是为了搞笑,有的是为了娱乐。有的被人笑,有的被人疼惜。我也爱看,仿佛是窥视那些别人的生活。婚变,我喜欢关注。在关注的同时,期待是真实和真诚的。仿佛也更期待自己会因此更顺畅安全一些,仿佛也在哀叹她如她所示,她如她所写,那这个世界会简单很多。

那些小蚂蚁呢?梅花鹿的眼睛很美。
仿佛一个写离婚的女人就一直是离了婚的女人,而不是一个人。一个在地球上呼吸的人。
我喜欢那些小缝隙。
小缝隙上的阴影
和太阳的脚。

如果可以洗净铅华,
如果可以深入,
你明明知道,
那里有深入。

你要疯狂的创造!
苍白的双手像树干一样举向冬天干裂的太阳,
要听得见那爆炸!

你要甜蜜的酿造!
眼角弯进去像花蕊一样在黑暗中宁静幽畅,
要吸得出那蜜浆!

你要开始对狗说我不怕,
狗过来看看,你怎么那么爱叫!


Jan 18 2010

隐藏

我们都知道捉迷藏这种古老的游戏,我们暂时的躲藏,这是游戏规则要求的。在躲藏中,有忐忐忑忑的刺激。我多年不完捉迷藏,竟不知道这种游戏不是人生下来就会玩的。我的表弟在他四五岁的时候很兴奋的玩捉迷藏的游戏,结果只知道把自己的头埋在被子里。

人对于躲藏的概念是什么时候发生的呢?从表弟的例子是不是可以这样猜想一步:躲藏是一种关系状态,它需要当事人跳出自己看自己。而表弟不成熟的躲藏概念可以表述为:我看不到别人,别人也看不到我。

这种简单的以成熟,不成熟来区分,或者按时间节点来划分是过于简单的。我虽然知道怎样玩捉迷藏,但在某些时候对于躲藏的第一反应是:闭上眼睛,不让自己看见。比如对于小偷的害怕。我会躲在被子里,不敢看。和朋友一起夜晚走在路上,低着头说话,突然他的一个语气词,让我觉得前方不妙,我居然连看也不敢看,直接掉头。连自己都感觉吃惊,但这是真的。后来想想,这就是我的鸵鸟出息。

另一个有趣的地方是,在躲藏的游戏中,如果隐藏的过于隐蔽,使得被寻找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使得寻找者灰心丧气,失去游戏的热情,只是灰溜溜的等待受罚,那也是一种比较干涩的状态。最刺激的莫过于在最危险的地方安然隐藏而不至于被很快发现。我有的时候心血来潮,想到一句很应景的密码,就急于和众人分享,觉得这种应景应该是快乐的知识。但这不是游戏。有些东西最好一辈子不要被找到。犹如钥匙。

密码保护我的钱财和信息。钱财,只要来路正当,是我的合法财产,理应被保护。信息呢,是我的隐私,也不能被随意浏览。钱财可以简单的界定为正当不正当,但信息呢,庞杂的多。我纵然不会富有和慷慨到将我的钱财广播人间,但对于所谓的个人信息却没有天生的保护欲望,我渴望被裸露的机会。

仿佛裸露的伤疤更容易痊愈。
又或者只会感染的更厉害。

当我们隐藏的时候,我们跳出自身估摸自己的隐藏状态是否天衣无缝,另外一个问题是:为什么要隐藏?除了游戏的奖惩,我们隐藏的更多时候是为了什么?我们应该是知道隐藏后的我们是怎样的天衣无缝才去隐藏的吧。我想成为英雄,因而关于怯懦和退缩是不合适的;我想成为天生丽质的美人,因而关于丑小鸭的过去是不合适的;我想成为两袖清风的学者,因而关于虚荣和贪婪是不合适的。这些我都不想,我只想成为一个人,成为我自己,那更是不合适的。

谁在拒绝,你在拒绝谁?

拒绝绝对的拒绝,接受非绝对的妥协,妥协自己的同时,也可能低估了对方。你不可能说:我告诉你我曾经杀过人,请问你介不介意我告诉你?你只会说:我想告诉你一件事,答应我不要因此离开我之类。所以是一次冒险。但起码尝试了。

我不愿意冒险,我轻率的冒险,也许只因为有更重要的东西值得追求,比如更值得珍惜的人和人品。
又或者,只有别的,只有在影子和叹息里。


Jan 17 2010

Such a burden to be oneself

I have to remember something against the whole world…….
And using strategy and fighting with all of them.

It is the password.

It is not something to share.

Sorry:-)


Jan 13 2010

海地地震

2010年1月13日凌晨海地发生强烈地震,大家珍重。
图片来自:http://agoraquebec.canalblog.com/tag/haiti
48508391
485084074850841148508412
48508389


Jan 4 2010

树节子一— AVATAR

关于科幻片,关于特效,我能说的很少。总之,美极,魔幻森林。
关于其他的姑且可以发发感想。
一,choice

地球人设计机器,操纵它,用各种各样的button和指令。
纳威人选择自己的坐骑,坐骑也选择他们。
就像他们选择自己的所爱,也选择被爱。

二,connection,communicate

导演的想象力,在那根尾巴和动物的连接上体现的完美无缺。犹如交媾,人与兽的连接如神花璀然绽放。
use your heart to communicate and connect, that’s her word.

三,sample

女科学家在临死的最后一刻还惦记着采集神树的sample。

四,nature

自然是无数个神经元之间无数次的共振和能量的传递。很美的一个比喻。可是神经元的话语也许是为了现代人理解的便利。

五,flesh and blood
他们用弓箭,骑野兽,都是血肉之躯。
而他们操纵机器,机器的手,机器的枪,机器的炮弹,机器着火,一瞬间将人埋葬。
血肉之躯,依然在自然的网络内共振,机器是啥,一个监狱。

六,I see you
没有得到解释的一个细节。
纳威人女主角拜见父亲时说了一句我看到了你。以及其后与男主角相见时说我看到了你。
我看到了你,你在进入我的能量流动区,我们可以开始对话了。
耐人寻味的一句话。

当机器出现的时候,整个画面变得丑陋而冷漠。
纳威人游动的身体和如电流般传递的舞姿。

神树轰然倒地。他们至少还守着树神。
不是一个极端爱国主义者,但看到庞大的机器像大树和手持弓箭的纳威人发威动怒时,依然想到被大枪大炮冲开大门的19世纪的中国。
以及很多类似的被进攻。
我们没有神树,只有弯曲,蜕变和自寻生路。
如果有那样一部电影,也许更悲壮,也许我们中国人也只是地球人吧。
可也许,我们也有神树。
每一个民族都有自己的神树。
神树在那里。
只是我们忘了他们吧。DSC04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