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27 2009

这一周基本上是混和饿

交了香港的申请之后,我就开始看书,看网上的八卦。有几个东西还是蛮有趣的。

首先,是OBAMA身后的黑衣女郎。其实,姐姐我当天看白宫现场视频的时候,就注意到她了,果然和旁边人很不一样。后来又看国外的新闻链接里OBAMA在中国的照片里,有一张就是这个女孩的,眼睛很精神,握手的姿势也和别人不一样。
没想到,她就这样红了,看来群众不仅仅眼睛雪亮,手脚也很快!
后来我因为好奇,特地找到她在新浪开的博客,没想到找的我好辛苦,因为无数个冒牌的!我真是八卦的好开心啊。这幅众生相!看毕博文,觉得此女作风挺凌厉的,说话含沙射影,貌似很聪明,很刀枪不入,把自己的见解维护的过度有说服力。怪不得最后要加上自己爱小动物之类的话,以及某张和某小动物合影的照片。
我很八卦的把她的博客收藏了,下次再去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的见闻。

还有,我电脑坏了,打开电视,看到上海卫视在播的蜗居。主要是被其中的小三事件吸引。又是出于好奇才看了一会。后来电脑弄好了,我赶忙跑到油库上跳着看到大结局,当时已经是凌晨四点!
这里总结一下。姐姐其实比妹妹演得更好,更出彩。妹妹的角色太单薄了。其实她也本该单薄。虽是情人,但没有情人的手腕和架势,只是宋初恋情人的影子而已。在她和宋太太的对手戏中,虽然宋太太言语刻薄,但单从人物刻画上来说,宋太太明显来得更有味道。而海藻呢,只知道掉眼泪而已,其实她就是一颗棋子,或者起码她的戏份只是一颗棋子的戏份。她虽然面容清秀,但算不上真正的漂亮,姐姐相比更美。看到网友的评论中,仿佛都认为姐姐是个坏人。我没有多看前面的情节,不知道姐姐是怎么让妹妹做小三的,但觉得姐姐其实是很真实的一个写照,她的生活维度更多,更丰满,也更加令人感到可信,可理解,可亲近。而妹妹呢,说实话,这个人物有点假,或者说,这个人物本身没有刻画好。
但话说回头,也许就有这些没有脑筋的傻姑娘在现实生活中演着她们自身的故事。如果是爱情,就应该大胆追求,甚至可以逼他离婚,如果不是爱情,干吗要把自己这么大把大把的搭进去,说是逢场作戏,怎么可能,你玩不了,你没那本事,海藻!
或者就是这份呆傻吧。和情人在宾馆里亲热,却还能安然的与男朋友打电话,编谎话。她不是因为有手段,只是没心肺罢了。
有些人,可以选择做小三,也许不是赤裸裸的为钱,而是为了接近一个人,接近一个本来不在自己轨道里的人,那种情人角色中的女人必定是带着美丽的光的,因为她在用心做着小三,用心的撑开感觉的触角,用心的体验自己的极限,她不是只是移动和再移动。她在自己的心里飞。
我期待看见这样的小三,这样的女人出现在观众的视野。
另外深切的体验到感情的脆弱,说什么经历过考验的感情更难得,更持久。nonono,没事不要去考验。考验出了裂痕,就是有了裂痕的感情。如果你不能handle有了裂痕和阴影的爱情,你最好不要大胆的说,可以考验。
人都是活在想念的世界里,它一直存在,在想念的世界里,所以不管是你背叛还是对方背叛,请破罐子破摔,然后离开。
会有人和你一起买新的罐子的。
爱情,说到底,就是这样一种美丽的完美的欺骗,但要两个人一起被欺骗,我是你的,你也只是我,那么我们会好好的相爱。
另外,宋太太,邬君梅女士,虽然顶了这么一个对不起观众的发型,真难为她了,演技真是一等一的好。台词也受到偏爱。人物很饱满。
宋思明还是有几分魅力的。中国男人中比较典型的英俊类型。他令人可怕,如果是我,好,你让我做你的小三,那我就要试着打开你那可怕,不然没意思,仿佛和黑暗在对话,没意思。海藻和他在一起,仿佛是他的女儿,虽然两个人年龄并非悬殊,但一看就是超级的怪异。说到底还是海藻不够分量,轻飘飘的一个人,演个什么演。
后来想想,小三其实也有很多种,我们不能一概而论,其实爱情本身也有很多种,那么爱情的不幸也会有很多种。所以只是乱说一通了。


Nov 21 2009

Obama Shanghai Speech

Dear all,
I am happy to share with all of you the speech given by President Obama last week in Shanghai.
You can download the audio from my website and the transcripts in pdf.format.
Also you can go here for the video.

enjoy.
feifei

Download (PDF, 356.31KB)


Download_Audio


Nov 18 2009

汤不安小姐的故事

汤不安是我的一个好朋友,我现在很想念她,虽然她走的时候,我觉得我的伤心还是有点矫情的。

我记得她带我夜半在徐家汇的天桥上爬上爬下去找一个朋友的家,那是冬天的夜里,我们都穿着多,当我低着头看到天桥的阶梯时,我突然感到回到童年,和伙伴们在有臭味的地道里爬着探险。 就是那么个瞬间,让我对她念念不忘。

汤不安是个有趣的家伙,喜欢作弄人,讲愚蠢的话,让我拘束的开心和傻笑起来,然后她也继续非常友好的笑着,直到被我的傻笑惊诧,然后再度取笑我。她取笑我的粉红手套,和跑起来的样子,是中国女孩子的跑,在她模仿我的时候,我觉得生活非常开心,如果这么简单的差异都能被捕捉的话。她冷嘲的时候是带着善意的,因为他们那个国家的人不喜欢夸奖和被夸奖。她是多么有趣的一个人。在她要离开的那个晚上,我跟她说,有礼物给她。没想到,她也说,有礼物给我,随即从包里掏出——

一本书,一瓶风油精。

脸上带着坏笑,嘴里念念有词。

那些是我当初借给她,她现在还给我的东西!

而当我拿出送给她的手链时,可怜的汤不安,真可怜。

汤不安生的很美,当我看她眉眼的时候,我还禁不住地害羞,因为太好看了,她两眉乌黑细长,眼睛大大的透亮。还有她那秀挺的鼻,为啥这么美?虽然她平日对装束不是很在意,其实也是在意的,比如她从来不穿很傻的颜色等等。她几乎从来不化妆,但手臂上总是七零八落的挂着四五样东西,其中有一支简简单单的表,一个她家婶婶送给她的手链,她妈妈送给她的银手镯,很细的一根。她有时耳朵上吊两个耳环儿,真是令人生气啊,这下更好看了。

可她一跑动起来,她挥着羽毛球拍大汗淋漓的时候,你看到她力气可大了,可她总是带着那种很文气的笑,在嘴角一撇,眼睛呢,是又在思量着该怎么回应我的作弄,或是该怎么作弄我的回应。

我的朋友汤不安,我有一次很想她,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再见到她,虽然我们也遥遥的说话儿,可是她没有在我面前晃,她没有在门后用一双大眼睛迎接我,她没有在那里作弄我,我突然觉得很想念她。

汤不安很不安分,总是到处乱跑,可是她打理起自己的生活来有条有理,毫不含糊。她会开玩笑的告诉你要开心起来,没有什么是不好的。她会很严肃的和我讲她心里的困惑,我觉得我也不是非常了解她,但她对我是很信任的。

我的朋友汤不安在北京的时候,我们很开心,我而且见到了她的双胞胎姐姐汤鱼力,她们虽然应该很像,但其实不像。 不安就是妹妹,聪明,不安分又伶俐,而姐姐呢,至少看起来稳重多了,虽然鱼力同学私底下是非常非常有趣的一个人。

汤不安在长城的时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穿超短的牛仔短裤,而那唯一的一条也是她用剪刀剪掉旧的牛仔裤自制的。她遮盖她的白腿,却想着被长城上的太阳炙烤变黑,汤不安很想变黑,真奇怪。有一次在他们校园里,她突然跟我说,快看,我要晒成那样黑。我随即送过去我的目光:妈呀,一黑人妹妹的背影在橘色的吊带里起伏。

汤不安在长城的时候,和她姐姐在一起,我观察她,像变了一个人,回到妹妹的角色,她比以前更添了份可爱和活泼。她被蚊子咬得厉害,手背上全是包包,鱼力同学非常奔放,张开嘴就咬,不安小姐嗷嗷乱叫,不过事后好像很凑效的样子。这是姐妹间无数次的默契吧,我猜。

汤不安的事情其实还是有一些的,我有的时候坐公交车就想,我曾经是有这么个有趣的玩伴的。上个星期回寝室晚了,没有地铁,一个人居然不敢坐黑车,我是想不安了,我和不安两个人坐黑车那才叫黑车。我坐在公交车上,想她的坏笑,想她有时候僵化的思路和据理力争的样子,我开始笑,也开始惋惜,惋惜过后又觉得值得珍惜。

是以为记,汤不安小姐的故事。


Nov 16 2009

无勿梦(二)

无勿是个傻女孩,她在梦里也很傻,但梦里她就算被人笑骂,反正她也无所谓,她到处跑啊,撞啊,活得可不一般了,我悄悄地在这里跟着她,生怕吵醒了她。

无勿梦二

我举行了一场奇特的晚会,或者是下午会之类,参加的有三人组合,太阳组合,有个组合有像梵高的星月那样的会徽, 记得参加的人都是瘦小的男生,仿佛是我二专的学生或者小时候的同学,我大声地喊着他们排号上演。那是在一个靠近森林的空地举行的。有时会出现冷场,但是没有关系,我生的美,又有几分风情,所以他们都很乐意听我的话。

哎呀,快忘掉那个场景吧,那么令人惧怕。攀爬,攀爬,沿着垂直的铁阶梯登上极陡峭的山顶,在攀爬的人群中居然有我不再年轻的伯母,我和她一起去城里时坐公交车她可会冲在前面抢位子啦。在这攀爬的活动中,她表现的比我更加勇敢和积极。可是亲爱的,在我们即将到达山顶时,我们的铁阶梯突然在三维空间里旋转起来,我仿佛要被甩进万丈深渊!哎呀,我的妈呀,我是不是已经死了。

我没有死,我只是差点被吓死。我的伯母在山头上诱惑我,努力跳到山头上,说,看都已经上到这里了,不跳过来岂不可惜。可惜个什么,我思量着,我死了那才叫可惜呢。于是转了一个道,我就在梦里下了山,还是有些小遗憾的。可是后面的故事完全是出人意料的。

我在初中的时候班上有个眼睛很漂亮的男生,他们家是在镇上开批发商店的,我认识他们一家,因为我们家曾经租过他们的房子开店。他的父亲也生的英俊,经常向我父母夸奖我的学习好。我和他呢,交往很少的,基本上没有说过很多话,但是在我初中毕业去高中的那天,他和另外一个男生来我家里看我,还顺便帮我运了行李。

昨天我在梦里见了他。我老了,他还是干干净净的腼腆着,穿着短袖和牛仔裤。我们就在小树林里见面说小话啦。

我暖暖的说他的眼睛美。他说,是妈妈给的,但仿佛也给了他容易长痘痘的皮肤。但他的眼睛美,尤其在小树林里对着夕阳。他美美的亲了我,他的舌尖很细瘦,我体会着他清秀的吻,那个吻在于吻本身。仿佛亲了,这么美的亲了,我就要做他的女朋友了。可是怎么办,我清楚地知道我有我的好男朋友艾斯呢。

我心里很痛,我要骗他吗,他那么纯纯美美的脸和萌萌动动的吻,我仿佛是老了,但我可以骗他吗?

我于是游到水里,我在水里,在浅浅脏脏的池塘里仰面游着,蹬着腿,蹬的我很是辛苦,可是我倔强的开心着,自我着,一如生活中喜欢突然跑开的我,跑开那个讨厌的男人的嘴和脸。

但我还是被围绕了。被我的艾斯吗?他是好好的爱着我的,可是我仿佛很想骗他呢,我在黄昏的时候回家,看见凌乱的窗帘后面透出的光,我心里很是伤心呢。可是我的小初中同学,他在小树林里亲我的时候,可是很好玩的呢。


Nov 16 2009

无勿梦(一)

无勿是个傻女孩,她在梦里也很傻,但梦里她就算被人笑骂,反正她也无所谓,她到处跑啊,撞啊,活得可不一般了,我悄悄地在这里跟着她,生怕吵醒了她。

无勿梦一

出现了不止一次的场景:在极为陡峭的山壁上攀爬,前面是弟弟或妹妹。赤手空拳,脚底发软。抬头望去,在闭眼的瞬间人已经在想象中坠入万丈谷底,或者至少摔个好看!

我为什么要爬?仿佛是没有别的路,这是必经之路,而我们是要去上学或去学校代课之类。但或许是梦吧,在绝望的时刻,我告诉自己说,就停在这里,别动,不要爬,就这样定着定着,待会我就好好的在平地上蹦跳了!

可是天哪,那种景象令人不寒而栗:绿色的山体,滑腻的各色植物,而我们像爬行动物,却比爬行动物更可怜,将我们的鼻息托付于这一寸一寸的挪动。

仿佛在梦中没有现在这么绝望,仿佛自己是传奇的女子,生于传奇的家族,即使身陷这种处境,还是能化险为夷。我告诉妹妹说,可以先往旁边岔开着爬行,爬到那边就没有这么陡峭了。于是我们就这样走了远路。不知后果如何。

在这座山的山脚下,有一个破土房,仿佛是我们家族的通讯站,联络点等。里面有几个眼睛透亮的女人,衣着褴褛,仿佛刚刚从打斗的青烟中拍去灰土。终于有一天,我知道了她们的厉害之处。那是平常的一个上午。长相酷似louis的我的兄长爬山去上学,我的父亲在离他不远的另一条“山道”上攀爬。突然,他的手机响了,在寂静的山谷中如雷震耳。在这时,我才想起来我们这个传奇家族四面受敌,如果手机响了,就等于最大程度的暴露了我们的行踪。这下,我的哥哥一个翻身滚入山谷中,而我的父亲也十分警觉起来,更为迅急的是,山下的那些娘们,个个都做好了隐蔽,端出了枪!

果然,邻村的那些凶神恶煞的男人们着黑衣从各个方向窜出来,围着哥哥藏身的树丛,像个墓穴般包围着、笼罩着他。此时落、彼时起,山下已经是喧声震天,女人们端出枪飞了出来,将黑衣男人们个个击毙!

还有一些神奇的地方,仿佛在山外,就是各种学校了。而我和弟弟妹妹要去给他们教课,爸爸关切的问我,是否每天回家,如果是可以做他的摩托车之类。而我考虑的是,那样会晒黑很多,可是心里又惦记着我新发现的我这个家族的神奇好玩之处,生怕一不留神就错过很多精彩的事情。

我还记得在翻看学校资料的时候,有一位上了年纪的妇人,眉宇间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光芒,她老了,但还是那么美,她带的学生都非常非常喜欢她,而她还未生白发,坐在年轻的面庞中间,焕发了青春。

我还记得在绕来绕去的城中小道间,有一些奇怪的店铺,卖着食物。一大桌香喷喷的菜食,颜色新鲜,一个男人就那样坐在桌角,随便在各个盘子里夹菜,而这个男人仿佛只是付了很少的一点钱,于是我怀疑这是我们家族的一个好处,自助饭店。只是对于传染病该怎么办?在那些小商铺中,有一些年轻的男孩,兴致勃勃地看守着自家的门面,当然少不了和同样年轻的伙伴们聊天打趣。而我,总是在心里爱着他们的,他们清俊的眉眼,白色的上衣,上衣挽起的袖子,额上滴落的汗珠,我在角落里觑着他们,爱着他们,而他们想必也是知道的。


Nov 16 2009

Whatever there is(1)

-Only it is a little spicy.

-Yes,but it is ok. I think you put too much soy sauce(酱油).

-Sauce?

-Sauce!

-Sauce?

-Yes, I told you before that the sauce in the meat will make it spicy, you don’t believe me:-)

-I think it is lajia.(Pepper)

-God, I thought you are talking about salty……….

Because before he posed this question, I was thinking it is a little salty, the fried noodles. And the word spicy doesn’t mean anything to me except fill the gap of “sal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