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剩女

最近在FT中文网上看到了几篇有趣的文章,放在这里比较的看看,还是蛮有意思的。看来中国现在男男女女之间的问题也是越来越复杂了,咱们女生女孩女人同志们也要好好看看,所谓剩女不剩女,其实只是个新名词而已,关键的是要活出女人的美来,活出人的魅来。大家胡乱看看阿。另外请注意作者性别对其文章立场的绝对影响!

要么一步到位,要么成为剩女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 老愚 2009-09-10

当青春变成商品之后,爱情这个词汇已经名存实亡了。

购买姿色的有钱人,如果还奢望有清纯玉女等着自己,那就未免过于天真了。因为,再没有比卖家更精明的了。

当容貌、年龄、教养打包出售的时候,中国已经彻底完成了婚配的市场化进程。

所以,当北京银行男白领与四川大三女生的“婚购”失败后,生活的真理摆在每一个人眼前:不能指望用钱买来一步到位的婚姻。当下而论,已经没有什么是保险的了。一个貌似清纯的女子,或许是性交换的老手。在她故作纯真的游戏面前,金钱输得惨不忍睹。但“钱男”不能抱怨“肉女”,因为这是你自找的。

期望用钱买下一个稳定的婚姻对象,本身并不怎么卑琐。问题的症结在于,当他把对方当成奢侈品,而且是一个尚未启封的一手货时,就已经输了。在她眼里,他只是一台可爱的自动取款机。在知情人透露了该女子不纯的真相后,他春梦初醒,承受羞辱之余,想索回投入其中的钱财,对方却以赠与品恕不退还为由,试图鲸吞高达六十万的钱物。依照他的自述,在交往期间,他和对方仅限于牵手,还舍不得提前享用这个“未来的妻子”。

按照交易原则,该女欺诈有罪:隐瞒自身真实品质,误导购买人付款订购;以订婚为由,骗取他人情感与钱物。

银行男的天真与质朴,大学女的无耻与贪婪,正凸显了这个时代的性风貌。

不久前,我曾经目睹过一幕相亲轻喜剧。某二十七岁高级“拼缝女”——帮人拉生意、从中抽头——被一俊男追逐,该女姿色中等偏上,略有积蓄,言语间偶或露出一点见识,于男人中厮混经年,烟酒不离手。该男开一奔驰穷追至我们用餐地,恳请女子见面。该男是在一高价婚恋网上觅得此女信息的。该女让求偶者把车停在窗外,说自己下去瞧瞧。她先在窗户后面打量了一番,确认车型无异后,才慢悠悠踱下去。数分钟后,伊人归来,一脸不屑,似乎受了污辱。一问,方知原委:他不是老板,只是一个经理人。伊人嘟囔道:“这不是捣乱吗?一个小经理值得我献身吗?”赴约前揽镜自顾,描眉、画唇、垫胸,一脸渴望被相中的焦灼,转而变为居高临下的嗔怪:车合格了,人也精神,就是身份不合适。

不能一步到位,甘愿多磨几个回合。

于是,便有了剩女。北京一地多达五十万的数目,足以说明中国两性博弈的惨烈状况。一定有姿色更佳、年龄更嫩、身段更低的女子夺取了优质男人。一个心照不宣的事实是,金钱与权势完成了性的优化,造就绝对般配的资源整合。更绝对地说,有成功男人就有剩女。

我们已经到了一个明码标价的新时代:一个男人所能获得的女人的质量、数目与金钱权势成正比,质量包括姿色与年龄。不夸张地说,这已经导致了极度的性不公平。性泛滥与性匮乏共存,极少数人占有过量性资源的状况,造成整个社会的性贫乏,性短缺。《读库》第四期刊登了一个河南农民买妻的故事。手脚有残疾的老三,数次奔赴宁夏固原买妻,历经八年,花光了一家人十多万元的积蓄,尝尽人间心酸,终于有了一个愿意与他过日子的媳妇。跑回去又回来的妻子,仅仅因为在他这儿能吃饱肚子。

金钱权势带动的性消费,将一茬茬农村妙龄女子诱入各色欢场,更加剧了性的不平衡,贵州等地的光棍村就是明证。人们可以忍受财富不平等,权力以及权利的不平等,但难以忍受绝对的性不平等。性的满足尚可通过其他手段解决,但若没有了接续香火的可能,那就彻底否定了卑微者的人生,他们内心升起的只能是绝望。这种绝望将会在某一节点上成为社会毁灭性的力量。

富人和权势者的罪恶,从对女性占有的那一刻开始。

层出不穷的富人征婚闹剧表明,对处女与美女的掠夺和垄断已经成为常态。每一次钱与色的完美交易背后,隐含着无数穷人不堪的性图景,加剧着他们本已不轻的性焦虑。

我年少时,前途无望(地主出身),挣不了工分(身子单薄),暗自为配偶而着急。慈爱的父母花费八百元巨资(1976年)和三十斤棉花,才为我定了一个又黑又瘦又矮的媳妇。我中意的女子则被大队革委会主任的儿子娶走了。那是我第一次强烈地感受到性的不平等。那个时候,是政治身份(有权自然有钱)决定性资源的流向。

如今,男女平等已经变成男女在钱面前的平等,借用英国作家奥威尔在《动物庄园》里的话,有钱有权的男人和有姿色年轻的女人更加平等。

为性和女人浮起的愁云已经写在穷人的脸上。

女人要身体和事业俱强的男人,说白了就是:房、车、钱。于是,便有了大龄男青年父母高高举起的标签:硕、博、健康、有房、有车。这是悲哀的标示,渴求匹配,祈祷条件能自动匹配。抽去了当事人感情的条件匹配,犹如把毫不相干的人强拉在一起,他们都在被条件强奸着。而感情是无法制造的,当然,有些人会视钱的多寡而分泌相应的感情。

已经不需动用感情了。一切皆要速成,都要吃对方最可口的那一段。条件的交易就成必然,成为最合理最有效率也最荒诞的匹配场。

这种流行的速配法则,或许揭示了一代人的某些本质:势利、世故、冷漠、自私。

他们都在企求一步到位完成财势与性的最佳交换。当精明的生意人碰到同样精明的对手时,闹剧就上演了。

爱情这个词,已经相当可疑了。

相互忠贞,孝敬长辈,一心一意过日子,诸如此类的人之常情已经成为笑料。闪婚闪离,一夜情与多个性伴侣,年轻或不再年轻的人们,窃喜于自己的性时髦,不论他们用多么时尚的词汇美化自己的性状态,都脱离不了拒绝担负人生责任的本质。

这些以自私为自我,以任性当个性,以无视社会道德为荣耀的男女,似乎患上了感情吝啬症:谁也不愿意为对方付出感情,感情投入变成视对方条件而定的算计,美好、自然的感情之花行将凋谢。他们是一个个孤独而可怜的原子。可以预计的是,他们也将丧失成为一个父亲或母亲的机会,注定与生机勃勃的家庭生活无缘。

那些需要付出、需要过程的感情与婚姻经营,与速食面时代格格不入。那些自私的动物,要的只是满足,他们成了纯粹的性消费者,同时也把自己变成了被性消费的对象。

每一个自由着疯狂着的男女,到最后若无人为其孟浪和放纵买单,无一例外将成为剩男剩女,故意长不大的一代人,恐怕只有一个归宿:孤独着萎缩着老去。

当越来越多的女子不愿意鼓足勇气过琐碎而有生气的正常人的日子时,她们注定成为光荣的剩女,她们貌似悲壮的落单,损害的是另一群人的幸福——那些注定发不了财也做不了官的小男人。她们被强势男人淘汰的结果,使自己不能成为妻子,别人不能成为丈夫。她们是受害者,但同时又是迫害者。金钱在摧毁所有的道德之后,也随便粉碎了按照成功学原则行事的一代的爱情与婚姻之梦。
老愚,这你可有点言重了!
靠条件匹配而无自然感情萌发的社会,是令人恐惧的。

剩女和性交易没有关系
读者:Lee Lily 2009-09-16FT中文网编辑,读了贵网最近的一篇热门文章《要么一步到位,要么成为剩女》的报道,很为作者对于当今“剩女”的认识之浅薄感到吃惊。我也是新闻从业人员,也参与过“金融危机时代的女性婚恋”的报道,采访过两个全国最大的婚介网站和南方及北方的四位未婚女士。从我们客观的调查来看,更多的中国单身女性还是有很强的传统家庭观念,尤其是在金融危机后,更多的人选择找到收入稳定的男士踏踏实实过日子,因而社会上也有了“经济适用男”的称谓。首先,我认为新闻评论应该根据客观全面的事实,而作者只是用了一个大学生骗婚的个案和一个本身就是编出来的喜剧故事作为依据,来大肆渲染,这是缺乏从业人员的基本职业素质的。作者将“剩女”和“金钱和性交易”的婚姻联系,十分不妥。就我的观察,很多剩女都是素质很高、有良好经济地位的优秀人士,无需依赖男人生活。她们找的是综合素质很高的男人,而不仅仅是经济地位(我敢保证打死她们也不会嫁给一个没有文化,举止粗鲁的暴发户)。作者一味地责备女人拜金,却没有想一想,很多中国男人有没有对婚姻的责任感?有没有能力承担现代婚姻的能力?我遇到的欧美男士大都会努力到具有一定的经济实力才谈婚论嫁,但是很多中国男人还认为到了一定的年龄就该有老婆。如果这些男人不为自己升级换代,当然高素质的女人不屑去嫁给他们,更不愿意和他生一个很大程度上基因并不出类拔萃的后代。

其次,我觉得作者年轻时的经历纵然令人同情,(因出身不好而被农村干部抢走了心上人),但是他本人的婚姻经历恰恰证明了那是一次金钱和性的交易,“800块钱的巨资和30斤棉花”换来了一个没有任何感情基础,“又黑又瘦又矮”的媳妇,男人要性,女人缺钱,是一场典型的各取所需的交易。自己用经济手段换来了性的男人,有什么资格来指责其它人的类似行为?有什么资格谈论有爱情的婚姻?

不仅如此,作者还在百般嘲弄那些女人拜金的丑态,什么明码标价,打包出售,即使这种交易是丑陋的,受指责的也应该是男女双方。

再次,退一万步说,即使女人拜金已经成为普遍的社会现象,我们也更该去分析这背后复杂的社会原因,比如,分配不公导致贫富差距过大,或者社会保障体系的不健全,而让人们更多地去依赖个体,去抵御生活中的风险,等等等等。

在自然界也好,人类社会也好,雌性动物的本能是找到生存能力更强的雄性动物交配,因为这样才能使他们的后代有更顽强的生命力,也使整个物种得到更好的优化,女性的这种挑剔更说明她们对自己乃至对后代有更强的责任感,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不愿意轻易踏入婚姻的女性都是高素质人员的原因。作者无论对于女性还是对于社会的认识都那么肤浅,还要在这个问题上开专栏,只能令人感慨“无知者无畏”。

至于什么性的不平衡问题,更是无稽之谈。如果简单地把我国一夫一妻制的婚姻和性联系起来,中国将有数以千万计的男人得不到性的权利,这是男女数量严重失衡造成的,而造成这种失调性别比例的原因又是很复杂的,客观上只能使男人在女人面前的优胜劣汰加剧,但女人不应该承担因为复杂的社会原因造成的劣势男人的性饥渴问题,这是社会和政府应该认真考虑的问题。

如果工作不忙,我每天早上阅读的第一个邮件就是FT,她能给我带来一些其它渠道无法得到的信息,我欣赏她的广度。但是实话实说,某些嘉宾和所谓的专栏作家的水平实在不敢恭维,缺乏分析问题本质,把握大局的能力,更没有几个人能达到“目无全牛”的境界。有个别人(包括你们的外籍记者)还缺乏基本的常识和历史知识,所以有时真的很令人遗憾。希望FT能够提升自身的水准,“不拘一格降人才”,找到真正的高手来为FT撰稿。

出于对FT中文网的喜爱,才说了很多很坦诚但也有些尖刻的话,中国古话讲“爱之深,责之切”,所说即是。

富女人的情感烦恼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特约撰稿人 吴迪 2009-10-19

一篇热门文章《要么一步到位,要么成为剩女》,把“剩女”的原因归结为“金钱和性交易”。作者老愚认为如今的女人都很拜金,把自己当商品,但是她们看得上同时也看得上她们的买家有限,所以她们就被“剩”下了。此言一出立即惹怒了很多女人,有个愤怒的女读者长篇大论驳斥老愚,又引起新一轮的读者辩论。

女人和性,出于自愿或者被迫,被当作商品交换给男人,婚姻被视为长期饭票,从古到今在世界上任何国家任何民族都普遍存在;但是,这决不是大量“剩女”产生的原因。恰恰相反,是因为如今中国越来越多的女人自己有钱了,至少有了能让自己一个人还过得不错的钱,不再非需要一个男人结婚不可。所以她们对男人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已经不单纯是物质上的,更多的需求是精神上的,“情感支持”“共同成长”这样的词汇,在她们父母那辈的婚姻中是听不到的。我是一个心理咨询师,来访者大多是婚恋问题,在北京上海举办过好几次“剩女”讲座,对这个人群非常熟悉。她们一只脚迈入了新时代,一只脚还留在旧时代,她们已经拥有了一定的经济地位,要求男女平等,但是她们确实还保留着很多传统的价值观,“男比女强”依然是她们公认的择偶标准。一个28岁自认很优秀的女性,对于一个跟她同龄同收入同学历同职位的男性的评价就是“不够优秀”;婚恋中介的登记表上,再不贪心的单身女人要求男人的收入也是自己的1.5倍。她们在潜意识里都相信男人是比女人更优秀的物种,自然也就应该拥有比女人更强大的能力,她们对男人的要求几乎是“高大全”式的,然而现实却令她们失望。过去30年中国男人的择偶观并没有发生重大改变,“年轻貌美,温柔贤淑”是普遍的标准。工资全交外面没花头,或者外面有花头但是不会跟老婆离婚被很多男人视为“好丈夫”的表现。面对女人提出的更高的精神要求(比如“你要陪我说话”)、更高的性生活要求,男人一是茫然二是难以满足。中国人的男女关系从来也没有像今天这样冲突,这也就难怪有“剩女”了。不过,媒体对“剩女”是过度渲染了,把30岁当成女人结婚的deadline,过了就贴上“剩女”标签。有趣的是这个数字跟20年前没有两样,女人钱多了没有使她们公认的结婚年龄延后。但是不久前我看到来自上海民政局公布的一个数字,2008年上海女性结婚的平均年龄是30岁,这还真让我吃惊,看来很多女性是在30岁后才结婚的。同时,上海的离婚率也到了30%,也就是说已婚女人中也有30%日后某一时刻会成为“剩女”。其实,“剩女”(40岁以上没结婚)现象在欧美、日本、香港、台湾等都普遍存在,而且比例远比大陆高,越是经济发达的地区不急着结婚的女人越多,请注意不结婚不意味着她们没有性伴侣或者阶段性的男友。专门针对这个人群的“剩女经济”也就应运而生:旅游、保险、房地产、时装美容产品、高档家用产品等等,都在瞄准“剩女”的钱包。《要么一步到位,要么成为剩女》描述的女人都是急吼吼的想从男人那里抢钱,似乎钱是造成男女冲突的唯一原因,那么女人要是不差钱了,跟男人一样有钱,甚至比男人更有钱,会怎么样呢?我在深圳就碰上了一群完全不差钱已经财务自由的女人,有知识有地位,我应邀去给她们办讲座。十几年前她们单身一人或者跟老公一起到深圳打拼,如今什么都有了,却跟那些很差钱的女人一样,发现最大的烦恼和困惑还是来自身边的男人。

深圳,中国“二奶”的发源地,男人出来社交公然带上“二奶”被视为很正常,甚至是一种时髦。她们的老公很多都曾经有过或者目前还在继续婚外恋和“二奶”,而这些不差钱的女人无能为力。提到离婚,她们担忧的依然跟那些没钱的女人一样:怕影响孩子,怕离婚后找不到比自己强的男人,怕自己钱多男人会怕不敢要她们……我跟她们开玩笑,嫌钱多把钱给我好了,或者干脆全都捐出去,把自己变成穷人。

我问她们一个很严肃的问题:钱能帮助女人什么?一个38岁的有钱女人,难道不应该比一个26岁没钱的女人过得更好,更随心所欲吗?没钱的女人通过一个婚姻获得一张长期饭票,有钱的女人通过钱能获得的就是——自由!
姐姐说的好,爱情诚可贵,自由价更高!

一个有钱的女人,根本不需要为结婚而结婚,你完全可以像男人一样爱谁谁:你可以像麦当娜那样爱23岁的男模,可以像张曼玉那样爱有才英俊的导演建筑师,可以像王菲一样爱谁也不看好的男人,可以像香港亿万富婆龚如心一样爱风水师,还留给他一亿的遗产……只要你愿意。

一个已经不差钱的女人,为什么在考虑男女关系的时候,还要被钱困住,为什么还要忍受不和谐的婚姻?为什么还去要求男人的收入是自己的1.5倍?为什么会以为钱会把男人吓走?我只能说这是一种惯性思维了。有钱的女人已经拥有了自由飞翔的翅膀,却还像老母鸡一样在地上扑愣,其实,你所需要的只是张开翅膀的勇气。
话粗理不粗!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