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刀断水

抽刀断水,水总归是在流,但抽刀的这个动作并非徒劳!

我们总是需要各种各样的‘大动作’也好,‘小动作’也罢来进入世界的流动中。

世界它动荡啊,你休想静静的躺着给它画像,你要进入它的激荡,被它侵入,侵入它,你要握着你的画笔朝它脸上砸!

这是动荡,这不是印象或者影响。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