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时候

我这时候想起我的妈妈来,

我想起我们在那个有铁路的小城边吃一块香甜的蛋糕。

她总是不肯吃,

我总是想哭。

我想起那个城市总是灰着的天,

那天从街头一直狭狭的开到街尾,

街尾有个卖油炸的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