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时想着你们

我突然问自己:我是不是,严格的来说,一个很难相处的人,一个真的很奇怪的人?

我真的是一个奇怪的人吧。我就是这样的奇怪:和父母通完电话,他们都是高高兴兴,简简单单的,我心里确有一小片空落落的,那空落落的一小片里我知道他们是不会进来的,一挂完电话,我就静静的哭了。有谁会像我这样神经质呢?

我总是这么的苛求别人,我有什么权力?就算我可以把自己这般的折磨,我又有什么权利去让他们对他们的生活像我这般无耻的发问?我凭什么?我怎么就不会简简单单的做他们的女儿,陪他们进行着简简单单的生活?我为什么总是要这么的去想,去问,又去害怕?

难道父母和子女的关系也是一种需要一套话语的关系吗?而且仿佛只有我自己足够的强大了,确切了,才会得心应手的去操纵那套话语吧?

我说到底还是太自私。我就不该做他们的女儿来折磨他们。我只配这样远远的想着他们。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