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怕忘了(一)

我多年没有亲近她了,那个在初夏的傍晚,抱着晒干的衣服,从楼梯上走下来,觉到裙子飘逸的那个小女孩。

那把总是失而复得的绿色小梳子。是爸妈结婚的时候买的那把月牙形的小梳子,等我开始用的时候,它已经明显的旧了。总是找不到。不是躲在沙发底下,就是窗台上,最传奇的一次是隔了多年后,我们在挖池塘的时候从泥里发现了它。

我记得那个带我在地里赶路的小老太太,她仿佛是梳一个小髻子,穿着黑色的衣裤,人很清瘦,是一个温柔的奶奶,她带着我在地里走,我们跨过了好多条小沟坎,那时田野是绿色的,我就是想不起来她为什么带着我(她是伯母的姐姐或妹妹),我们为什么那么急急的走路,或者并不是急的,而是我当时是在太年幼。

我现在想起来在伯母家,我看到的那种白底蓝花的小碗,碗边上有简单的图案,很是简单,一想到这个碗,我总是想到那些办丧事的日子,又或者是喜事呢?

我那时有一个很要好很要好的朋友,虽然她有欺负我的时候,其实她总是在欺负我。她长的比我高一些,人有很机灵,有对小酒窝,她皮肤可真白,一笑起来好甜。我们俩个一起在邻居的大院子里比摔跤,我总是输啊。有一次,我在家里带着摇篮里的妹妹,她就跑过来隔着小木门往里面扔石子,打着我们了。我们可是经常在一起玩的,淌水去采蘑菇啊,用石头做炊具假装做饭啊,我们还作弄那个房间里总是黑不隆冬的邻居,往他家的窗户里扔石头,我们还总是在夏天的午后从家里逃出去捡破烂,那时好多蝉在叫,那就是一整季的蝉鸣,一整季的树林和我们疯跑的脚丫子。

我还想起来那个阴天。爸爸来学校接我,他笑着站在校门口,然后给我买了一个小零食。那是一种粉色的圆环形的糖,一袋里面有好几个呢,含在嘴里甜甜的,我真的喜欢吃那个。爸妈几乎从来不用来接我们放学,离家那么近,也没有什么特殊情况。我当时吃着那个糖,就是觉得心里开心极了。等到回家后,到了厨房里,我看到火盆被打翻了,灰都在地上。后来爸爸告诉我,他和妈妈打架了,叫我要听话一点。我听着心里就难受了。我又想着我爸爸,他打玩架后,心里可能又软了,他就去接我,还买糖给我吃。

当时的厨房,那两扇小木门,和门上那把粗重的铁栓。我放学回来总是先开那扇门,然后和弟弟妹妹们一起烧火煮饭吃。后来我们把那厨房拆了,盖了新的,那门还留着,还在新的地方用着,那把铁栓还是在的。我记得有一次在院子里洗那件水红色的毛衣,还有洗头,我还记得爸爸在那门前就着日光给我削铅笔,当时连把正经的小刀都没想到去买,可是用剪刀削哦,爸爸削的就是好。那个院子里有太多的情景交错,细细的看爸爸挖了一半的院子做两畦池塘,养牛蛙,牛蛙在雨天的时候都跑了,我们就填了一个池塘,另一个留着养荷花,后来都填上了。那院子里曾经是没有围墙的,我记得很小的时候隔壁老梅叔和爸爸一起把院子里很早就留下的几方小墓碑挖起来,移走了,我记得他当时是从院子一角的小树林里走过来的,可不是没有围墙吗,那小树林下面都是沙子呢。

这会我又想起来那个院子里最初有丝瓜藤搭的凉棚呢,爷爷过世的时候,丧事仿佛很热闹,很多人都在忙,有一群人在那个凉棚里摆上桌子切菜,准备非常丰盛的酒席。我想起那个丧事,就觉得那是家里比较热闹,或是最热闹的时候了。而且是连续的好几天,又在特殊的日子里请来道士,大家都要跪着。隔壁的老太太过世了,那真是更加壮观了,满满一场子的人,都在下跪。他们的房子是老房子,很矮,好多人跪在门口,男女老少,都穿着白色的孝服,我想起来他们磕头的样子,当时有太阳的,在日光下好清楚。我还想到那个死去的老婆婆,她死后,人家把她打扮了一下,穿上干净的青色衣裤,坐在椅子上,手上还要煞无其事的握一块手帕,仿佛手帕里要放一块饼,我不记得了,我看到床角里坐着一个老婆婆,等我再大一点的时候,我就不敢去看这些了。

当然还有喜事,嫁啊娶啊都是热闹非凡。我更喜欢看嫁人的时候。第一是看新娘子,怎么打扮的粉面招展,穿什么样的艳丽衣裳,再看都摆出些什么嫁妆。最重要的是,鞭炮响起来的时候,酒宴快完的时候,一帮女人就满满的挤了一屋,围着床上的新娘,都对着她哭,她自己也是哭。我总是往里面挤,抢到最佳位置,看她们哭。她们边哭边说,可我一句都听不懂,她们仿佛一哭一唱,就不完全是在说话了。那是非常有趣的,有时也是令我流眼泪的。鞭炮响起来了,男人的声音进来了。先是一个男性长辈进来劝女人,让大家算了算了,不要再哭了。然后就有新娘子的兄长等进来把她背出房间,背到外面的一把自行车上,推起来,飞快的推起来,推到停在大路边的婚车里。在一片极度的混乱中,一阵阵的鞭炮声愈加想起来了,我愈加要跑出来了,跑出来,就正好有一阵阵的糖果从二楼的阳台上落下来,大家要抢糖子了!一想到这,我就记着我隔壁家的那个聋子了,她是一个中年妇女了,我记得有一次抢糖子的时候,她在我旁边,她那个妈的灵活哦,真是令人咂舌。我一抬头瞅到一把糖子落下来,赶快眼睛和手一起冲过去,我瞟到她冲的好快,我低着头就愈加努力的去抢糖子了。我总是想起那一低头的瞬间:又是好笑,更是好玩,其实那糖又能有多好吃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