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流话语

以下摘自艾华的一本书。

如果我们可以接受亨利埃塔-摩尔所说的‘个人的概念只有在涉及文化和历史特殊范畴的时候才是可以被理解的(1994,51)’ 的观点,那么即使当人们拒绝那些他们可以得到的,占主要地位的有关性别和新版分类的话语时,他们也并非不受它们的影响。

一些评论者最近注意中学的课堂里用的都是非常‘科学’的术语,于是那些经历性发育有着身体和个人重要性的年轻人来说,这些课程似乎没有什么意义。

于是,在科学权威的名义下变得合法化的中国性教育提供了一套性和性别行为的标准,形成了一种年轻人‘正确’行为的观念。

。。。有些男人和女人为了自己清闲而且不愿意担负起生育孩子的责任。。。。这样的人应该受到社会主义道德的教育,让它们理解抚养孩子是做父母的责任,也是每个公民对这个国家的义务。

主流的性话语表现为一种科学理论,不但体现了医学观点,还体现了道德和社会论题。。。。。 使专家的意见具有权威性,已经大大超越了医学的范畴。科学的权威性巩固了性别的价值观,这种价值观是与文化和意识形态而不是与科学客观性的概念相一致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