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从哪里来

洋枪洋炮,洋文,洋鬼子和中国猪,
金山上的pigtail,
Ah toy 活了一百岁才死。

真的只是‘个人’那么简单吗?

我们如果能在个人的层面上去认识另外的人,其实是极大的一种奢侈。
我们曾经不能够。

或者从来就没有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