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过来

我在这个从小生活的房子里,像死了一样。我不甘心就这样离开。

房子几乎没有什么变化,家具的颜色还是从小熟悉的那种特别的红色,家具的摆设,房间的布置,虽然有些变化,但我认得出来。这些物件都在啊。可我在这房子里做什么呢?我睡到很晚,我看我自己的书,玩我的电脑,我匆匆的来,住上几天,吃上几顿,再匆匆的走。我们在这里打麻将,我们没有交谈过。我决定交谈是需要勇气的,而我现在还没有拿出这个勇气。我死了,所以我看这个房子就很陌生了。我没有在这房子里活过来,所以我仿佛没来过一样,没来过一样,而这,我是不甘心的。

这曾经是多么暖人心的我的家啊。尤其喜欢的是,父亲不时改变家具的摆设,移动电灯的位置,等我放学回来,进了房间,看到黄色的灯光照着房间,干干净净的,有了写作业的书桌,有了照着书桌的灯,哎呀,真好呀,房间变了下摆设,我连脚步都轻柔起来,小心翼翼的学习新奇的行为方式。这曾经是多么暖人心的我的家啊。我每天都回到这里,每天又从这里出去,每天又每天,这每天又每天,就是全部的,所有的,暖人心的,原因。我们进行着日常的生活,而不是一次短暂的假期。我们忍受着对方,也责骂着对方,我们更是大笑,更是一起享用每日每日的食物。那时,我们要做不少家务事呢,洗衣服啊,做饭啊,扫地啊,整理房间啊,都要在这屋子里来来回回的忙啊,找东西啊,洗洗晒晒啊,这就是与这房子相濡以沫啊。

还有那些声音啊。记得停电之后突然来电,弟弟就会站在阳台上大喊:来电了,来电了,然后邻居他们就都听到了。在没有手机的年代,我们总是站在阳台上喊家人回来吃饭。这些喊声是这个房子发出来的,一声一声,我都听到了。

还有串门啊。冷不丁就有好朋友串门串到家里。朋友们不用提前约定,就冷不丁的跑到家里来找人玩。那声推开纱门的声音,我好喜欢听,看那声音把谁带来了。

还有好多好多。


One Response to “活过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