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身体的一些问题

1. 我隐约记得在我初中的时候,冬天吧,有一阵子,我脸上特别干燥,鼻梁两边经常紧紧的,当时还当自己是个孩子,根本没有注意什么皮肤问题,后来我看到自己开始长斑了。没有人评论。我只是觉得斑长在别人脸上和自己脸上一样,都不好看。所以,这是不好看的。后来夏天来了,有一个晚上,家里留宿一位城里的表姐,大家睡在地板上。我隐约听到母亲向她打听有没有什么药可以祛斑,去我的斑吧。我想。

有时候我能感到别人在看我的时候,注意到我脸上的斑,然后我就会有点不好意思,但大多数时候他们都不会说出来。有一个男生曾经说:你笑什么笑,你笑的时候一脸的斑。我当然知道他在夸张,可是是啊,我就是长了斑,和其他女孩不一样。曾经交往的一个男朋友,送我的第一件礼物居然是一瓶祛斑的化妆品。哦,好吧。我的一个侄子,新学了雀斑这个词,在我去他家的时候,很开心的对我的脸部命名。我能体会到他知道这个词是不好的,而他也挺想用用这个不好的词,看我会怎么反应。

有时候我能感到我这层浅浅的斑横在我和他人之间,在我想向他们靠近的时候,这层斑开始和我说话:你靠那么近干嘛?人家会多么不喜欢你啊。仿佛这层斑突然之间从我脸上站起来,变得那么立体,那么硬,我能感到它刺着我的脸,我怎能让它再那么近的刺着别人呢?

于是我把这层斑和我的脸拉回自己,紧紧的缩回来。所幸今天我已经渐渐地忘记这层浅浅的斑了,在昨天和今天之间,有多少人和我一起努力过,他们努力地靠近我,我也努力的靠近他们,直到这层浅浅的斑被融在我柔软的身体里,不会刺着任何人.

2
好朋友和我一起回家,回父母的家。那是夏天,大家都穿得很轻薄。我的好友,她可以为我的父母按摩。这让我很吃惊。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不大触摸他们,因为靠近他们令我很紧张。

我相信我曾经有一个绝妙的童年和一个笑声洋溢的家庭。可在我远离家庭的七年里,我真的是远离了。父母对我的爱,当然在,我对他们的爱,也在。可身体上,我们在隔膜和远离。在我和父亲靠近的时候,我想到的是他举起的拳头,是他责骂的面孔,或是他少有的哭泣。我想象着那拳头打在我的身上,或是一巴掌落在我的身上,或是一脚踢在我腿上。有时候则是一种爆发之前的紧张。我不敢移动我的身体,我小心的控制着我的身体,我能感到我的害怕,谁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哭声动天的事情呢?和母亲呢?则是等待消极的评论。她总是不喜欢我的外表和打扮。她也有喜欢我的时候。但不喜欢的时候太多了,我都记在心里,所以我不喜欢她看我。她的好话,到后面,对我来说,也只是为了不伤害我才说的。也许这些是因为我知道他们对我的不满意,他们对我经济上的期待,他们对我感情上的要求。他们觉得我的钱应该怎样去花最好,我应该离开这个身边的男人。我和他们的生活太遥远,他们可能也懒于知道我想要做什么,可又担心我犯年轻人易犯的错误。我明明知道我没能让他们满意,又无法改变目前的生活状态,所以我只有和我的身体一起害怕他们,害怕靠近他们,害怕被打。

3
可能我真的该回家了。在想象中,更容易夸大我和他们的距离。我应该为自己负责,我应该告诉他们我是成年人了,我已经离开家了,虽然我还是学生,虽然我还没有结婚,可我已经离开家了,我已经离开家了,你们不应该再把我当孩子来打骂了。我已经离开家了,我是大人了,你们不能再吓我了,不能再吓我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