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风,初印象

从人烟稀少的加拿大回来的第二天早上,我就去楼下不远的菜场。菜场里当场杀鱼,当场切肉。回来的路上看到转角处的小店里有人在忙着做肉馅,两手都是面粉,小店里贴满各种菜单,我看到转角的房屋的颜色开始旧了,我看到那些家具在里面制造着各种重叠的阴影,我看到那些老人,总是一些不同的老人,在那个水果店里打牌。我可以看到好多好多东西和人。这是香港,不是另外一个别的城市。

我喜欢周末的早晨从小区里出来,一出来就能看到一条大路从山脚延续到海边,海上有时候有船;我喜欢抬头看高楼,看到我脖子酸,眼睛花;我喜欢细细的琢磨那老旧的房子的颜色和窗子的形状;我喜欢走在窄窄的人行道上,背着一袋子菜,芹菜细细的叶子晃在外面,嫩黄嫩黄的一直晃到家里。

到旺角的红色小巴简直就是太疯狂,一到大马路上就开始狂飙,不拉扶手简直就要摔倒,可是运气好的时候一刻钟就能从西环到花园街。花园街昨天人真多。两边是商铺,商铺中间再排两排小摊。人流分三股,分在商铺和小摊,小摊和小摊,小摊和商铺之间。到处窜啊,窜啊,没人管得着啊,顶多多说几句唔该。东西可真多啊,外套内衣,枕头鞋垫,瓜果时蔬,各种小玩意,都有的卖,有的选,有的挑。内衣可以有几十种款式,裤子可以排几排,毛衣可以挂几层,东西都在往外挤,而人呢,那些兴奋的面孔,那些惊叹的眼神,那些忙乱的手脚,大家都在兴致勃勃,既不能错过了一件好货,也不要漏看了一处缺陷。可忙归忙,乱归乱,礼貌不失,谦让不减,你弄掉的衣服,我帮你捡起来,这件我没看中,正好递给要看的你。人群中有拄着拐杖的老人,家人陪着慢慢的挪步,还有坐在婴儿车里的小孩,不时的哭上几句,大多数都是年轻的女孩和中年妇女,她们那欢腾腾的购物气势,真是令人精神振奋:这么多美丽的东西任她们挑选,她们挑回去后美美的装扮她们的身体、住处、美美的喂饱她们的口腹,一想到这些,就令人马不停蹄,浮想联翩!

该上学的时间,我数着台阶一路上到薄扶林,再一路上到图书馆前的广场,太阳大,天气好的时候,可以看到四处高楼林立和林立的高楼中间蓝色的海和海那边的岛。我已经是异常的兴奋了,可那海面上还气定神闲的驶过几支船只,他们家常便饭似的驶过,仿佛嘲笑我容易激动的心情,完全不顾我心潮的起伏。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