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不坐在地上

仿佛还真是的,我们中国人不喜欢坐在地上,顶多蹲着。

听几个朋友聊天说,在大商场里看到席地而坐的小孩,肯定是international kids。中国的父母是不会让小孩随便坐在地上的,尤其是公众场合。是哦,好像我也发现了,party的时候,那些外国朋友都是直接把包包扔地上的,第一次看到我还挺震惊的。

我们的地多脏啊,能放吗?我记得小时候很多邻居家里的地面都是土,扫地还能扫出一层土。怎能坐在土上呢?后来大家有钱搞建设了,渐渐的有水泥地面,地砖地面,地板地面,可没习惯坐在地上,突然培养新习惯,就算不需要一个好的理由,起码也要一段时间吧。

坐在地上多不像话啊。从小家里教导的一句话就是:站有站相,坐有坐相。所谓的坐相,就是不能翘二郎腿,不能抖腿,腿不能张太开,要庄重有礼。进门就往地上一坐,何来庄重,何来有礼呢?再穷的人,看到有客来,总归要让出一把椅子请客人坐。

坐在地上我们能干什么呢?坐在椅子上,我们能够着桌子,我们能饮桌上的茶,吃桌上的菜,看桌上的书。在地上,要么有个更小的桌子,要么就是干聊天了,能干的事少了,哪有那么多闲工夫哦。

特别是公众场合(当然草地除外,虽然大多数草地不给坐),你大街上那样一坐,什么意思啊?玩累了,没钱坐馆子吗?还是就地撒野,想闹事啊?总之你坐在地上就是异常的。

记得和汤不安小姐坐在淮海路地铁站出口的百货商厦外面的台阶上聊天。一坐下来,整个城市就惬意了。那是一个晚上,我们下午玩了公园和大马路,吃完晚饭就出来坐在商场外面聊天。是她提议的,对她来说甚至不是一个提议,她只是轻轻的说:我们坐下说吧。我记得那种新奇的感觉:一坐下来,我和这个城市就近了,仿佛深入了它的肌体。行人隐于夜色和灯光的交织中,我们则谈着各种琐事,一坐下来,这个城市就惬意了。

我现在越来越喜欢坐在地上,一坐下来,我腰也不酸了,我腿也不冷了,我觉得多么的得到保护,我可以或者伸展我的双腿,或者将它们抱在胸前,我可以抬头望天花,低头看脚掌,没有摔倒的可能,也没有拘束的必要。一坐在地上,我发现房间大了,天空高了,我安静了,身子也暖了。

我终于发现再美妙的椅子,都有一个致命的缺点:它强使人固定在一个屁股的大小上。而地面是无限的,是随身体而动的,是随你想躺,想站,想睡,想蹲而从头到脚支撑你的,为你静静的有力的服务的。

坐在地上,或许还有一个可能:我们更容易将身体抱成一团,而那又是多么贴近母亲的姿势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