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需见面

为何受不了那个同桌和另外一个当年的同事呢?只要他的身体出现在我的视线范围和心理范围内,我就觉得不舒服,需要有意识的设置一块屏障,我才能赶走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做到尽量正常而礼貌的交流。虽然如此,还是能感到自己的无礼:比如说话时不看他们的眼睛等。那是一种难以形容的不适。全身不舒服,有想发火的冲动,又知道不能发火,虽然心里一千个不喜欢和这个人共处一处。目前碰到的这两个案例都是普通的朋友,他们比较共同的一点是:讲太多自己的事情,从家庭背景讲到夫妻亲密的细节。另外:其中一个虽然也问你问题,仿佛关心你的生活,其实他的反应速度,他的眼神去向,他的回答内容,都表明他根本没有在那里提问。枉费老子一片交流的热心肠。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