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做什么呢?

今天早上到学校,约好和NC及AP讨论课程安排的问题。天气真好,整个一开窗就是一片蓝天加一个角落的海。我们进到屋子里谈话。NC边吃边就一个不相关的事情提问: 她是不是嫁给了一个有钱人还是得自己赚钱?

他边喝又边就一个不相关的事情提问:他怎么五十岁了还是一个讲师,难怪没有钱来开会?

我边想边压抑自己:
世界可不可以再乱一点?
这天可不可以不要这么蓝?

他们吃着喝着说着,
我想着压抑着,
直到我意识到自己的逃避态度。

这些有关生计、有关前程去路、有关金钱的话题总是令我莫名的不舒适。我不爱去想这些问题。想这些问题令我觉得我没有认真的在学习,在用心,而是开小差,而是无聊的担忧。是这样吗?或者,我就是在逃避?逃避更好的为将来做准备? 可是谁会为我的今天来准备,谁为我的今天买单?

天真的很蓝,今天真的很好,
我看到了那只猫,蹲在台子上,
对着空空的夜晚下几棵大大的树。

猫的眼睛真的会发光,
在镜头里烧起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