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所得

1. 这个学期在新鲜中一天天过得充实而饱满,现在到了期中了,看了好些书,可惜的是等到要写东西时,总觉得那么隔膜。
有的问题不愿意去写,有的觉得太简单,讲出来连自己都吸引不了,更有的是,隐隐约约觉得那里有一条路可以走,有一条线可以搭,又忐忐忑忑的怕走进去一想,把问题想坏了,把意思简化了。争取在下周读书周放假时,好生的构思一下一篇文章。就算丑陋,也是自己写的,只有写出来,才能看到它是丑陋的,才能在此基础上让它美一点。

对于现在的研究领域,现在的理解是很多道理都是非常简单而近似于常识的,但就在这常识背后,能不能发掘出一些有趣而又启发人的思路,这是我要着重用功的地方。仿佛是在理论和芜杂的生活中搭一座‘道理’的桥,从何搭起,如何保证桥不下陷,如何使其各自支撑,怎么填补空间里的断缝,这些都是全新的空白,需要有构架和说理的天才。

和NC一起做tutorial甚有收获。我自认为足够的尊重他,也足够的起到配合和衔接的作用,在某些时候,还是觉得自己冒犯了他。他喜欢lecture学生,看到学生一个劲的记他说的话,他就越发变得慢条斯理,胸有成竹,而我则和他相反,我更愿意把问题抛给学生,push他们往教材外去想,往他们的日常语言经验里去想。所以我在不经意的瞬间打断了他的lecture节奏,他应该是有点被激怒了。可怜的男人啊。

不过他有是个简单的人。每次tutorial结束,他都会问我觉得怎么样,还顺便表扬一下我的表现。我本来忐忐忑忑的,被他这么风度一下,真是不知所措,现在接触时间长了一点,对他的了解也更深了。所以以后再合作的时候,我要有意识的配合他的节奏。

2. 对于父母,依然是五味杂陈。明知他们的不满意,我还依然故我,这算不算是最大的不孝?或者我还是那么不成熟,不像我的弟弟,他说:要体谅父母,要包容不同意见,也要坚持自己的选择。这多么难!做人多么难。我能做到那样吗?撇去我和父母的不同意见,依然关心他们,依然邀请他们进入我的生活,依然谈论我过的日子。好难,对我来说,更如同虚伪。不同是常态,我又何必如此纠结呢?原因也许在我自己:害怕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一旦有一天父母说:看吧,当初和你说的,现在后悔都来不及了。我想到那就特别害怕,全身不舒服。到底还是我自己的怯懦。没有人能够保证一切,没有人能够许诺我的幸福。我应该早就知道这一点了,怎么在这个问题上还是想不通呢?还是患得患失呢?
真的要勇敢起来。

3. 今天读了胡兰成写张爱玲的那篇《民国女子》,写的既远又近,很有分寸,里面摘了一句,放在这里:
树里闻歌,枝中见舞,恰对妆台,诸窗并开,遥看已识,试唤便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