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的困扰

这几天一直在啃一本很厚的书,到昨晚睡觉的时候,觉得头脑还是那么紧张,一点也没有放松。
躺下去睡觉,他已经睡了,蹭了他几下,我也睡了。

将睡未睡的时候,仿佛做了一个短短的梦,梦到深山里常常经过的一家奇怪的饭馆,是我们常去光顾的地方,那里怪树丛生,饭馆里的人也是面目模糊。我真的相信我们在初来香港的时候有去过那样的地方。在梦里,那里变得神秘不可知,而且可怕了。我的身体一阵麻木,好一阵麻木,然后闭上双眼,脑袋里就像放了一块镜子一样,所有日常的物件、人影全部变形,以一种令人心跳加速的速度,变形。女人的面目变得狰狞而嘶哑,着白衣,瘦小的女人从我脑袋旁边斜着要倒下去,以我睁开眼睛的速度。赶快睁开眼睛,赶快!不要再麻了,不要再麻了。

来来回回,我不敢睁眼,不敢睡,脑袋好重,同时又仿佛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斜着倒出来吓我,压倒我。迷迷糊糊之间,想到自己住在一个一个月前还是陌生的房子里,又离山脚不远,房子有可能就是被鬼占了,我很有可能现在就被鬼缠身了,为什么不会呢,我现在不就是被缠着吗?我是不是该被它缠呢,它缠一会就会放我走的。

折腾了好几次,只好叫醒他。我们说了一会话,我感觉好多了。睡着了,后来。

醒来时知道自己做了梦:三条蛇。

一条蓝绿色的,一条红黄色的,一条大的棕色。
我确信我在家里看到的是蓝绿色的,所以当红黄色的被抓到,被打死,我心里多么矛盾:真想相信这就是我看到的那只,不要再害怕了;又不想骗自己,放松警惕。

后来蓝绿色的蛇从一条缝隙里出来攻击我,我晕了。
它的攻击像人一样,它可以站起来,有脚,有站姿。

就是这样。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