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勿梦(四)

一只手,一只柔软的手。我爱亲它。他走路时奇怪的像棵老柳树在扭着腰。他是高瘦的。身上带股热。我亲他的手,他的手断在我的手中,我亲了它,他就开始活动了。他的脸色漾起来,在那老旧的机关大院前的街上,他歪歪扭扭的和他的哥哥、嫂嫂走在一起。我们在房间里吃饭。走出去,就是冬天温暖的大街和大街上的香气,新鲜气。可第二天再走出来,就都变了。他不是任何一个我熟识的男人,他带着那股热走到我的梦里。

我喜欢那窄窄的潮湿的街,可潮湿的街里走来的他,真的就是带着那股热。我爱亲那只柔软的柔软的手。


3 Responses to “无勿梦(四)”

  • King Says:

    在你点滴的回忆里,第一个留下我的印记。如此开朗的美丽,竟也蕴含着此等朦胧的诗意……

    [Reply]

    admin Reply:

    问朋友:那些梦是哪里来的?梦里的流利,梦里的清奇。说这些话的人是我吗?
    她说:我们总说“我的梦”,“我说话”。我们却又找不到那个我,弄不明白那个我。不如说,梦落到我的梦里。话落到我的嘴上。

    我觉得这样很美。
    希望你也喜欢。

    [Reply]

  • King Says:

    生离死别,一似庄周梦蝶。
    既有诗经的浪漫,又有周庄的思辨。
    如此之美,谁不喜欢?

    [Repl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