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

指尖,
像所有边缘一样闪光。

你在明亮的窗户下,雷声轰隆,你浅色的裤子很干净,
也旧了。

我想轻轻地摸一下你,
抚平你的视线和
视线里的目光。

你的眼睛虽然明亮,但不够清澈,
你的话虽然很清楚,但不够幽默,
你就是那样轻薄薄的,
是个尖利而算计的生意人。

可你也孱弱的拖着你的鞋子,
光着脚
在地上走着,
仿佛腰部直不起来。

我也许可以轻轻地轻轻地划过我的指尖,
在另一片花瓣滑落的时候,
一切都太静了。
天开始热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