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个写诗的朋友

我有一个写诗的朋友,他的诗里有蚂蚁和麦田,还有你和我。他喜欢安静的把你和我秘密的煽情进去。
也许是误读。看到他诗里那无数的蚂蚁和其他的各类的物象,觉得生活可以无奇不有。小缝隙,阳光在小缝隙上。

很多女人写书。写正当时的爱恋,写过往的情史,写别人的八卦,有的是为了裸露灵魂和剖白,有的是为了搞笑,有的是为了娱乐。有的被人笑,有的被人疼惜。我也爱看,仿佛是窥视那些别人的生活。婚变,我喜欢关注。在关注的同时,期待是真实和真诚的。仿佛也更期待自己会因此更顺畅安全一些,仿佛也在哀叹她如她所示,她如她所写,那这个世界会简单很多。

那些小蚂蚁呢?梅花鹿的眼睛很美。
仿佛一个写离婚的女人就一直是离了婚的女人,而不是一个人。一个在地球上呼吸的人。
我喜欢那些小缝隙。
小缝隙上的阴影
和太阳的脚。

如果可以洗净铅华,
如果可以深入,
你明明知道,
那里有深入。

你要疯狂的创造!
苍白的双手像树干一样举向冬天干裂的太阳,
要听得见那爆炸!

你要甜蜜的酿造!
眼角弯进去像花蕊一样在黑暗中宁静幽畅,
要吸得出那蜜浆!

你要开始对狗说我不怕,
狗过来看看,你怎么那么爱叫!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