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藏

我们都知道捉迷藏这种古老的游戏,我们暂时的躲藏,这是游戏规则要求的。在躲藏中,有忐忐忑忑的刺激。我多年不完捉迷藏,竟不知道这种游戏不是人生下来就会玩的。我的表弟在他四五岁的时候很兴奋的玩捉迷藏的游戏,结果只知道把自己的头埋在被子里。

人对于躲藏的概念是什么时候发生的呢?从表弟的例子是不是可以这样猜想一步:躲藏是一种关系状态,它需要当事人跳出自己看自己。而表弟不成熟的躲藏概念可以表述为:我看不到别人,别人也看不到我。

这种简单的以成熟,不成熟来区分,或者按时间节点来划分是过于简单的。我虽然知道怎样玩捉迷藏,但在某些时候对于躲藏的第一反应是:闭上眼睛,不让自己看见。比如对于小偷的害怕。我会躲在被子里,不敢看。和朋友一起夜晚走在路上,低着头说话,突然他的一个语气词,让我觉得前方不妙,我居然连看也不敢看,直接掉头。连自己都感觉吃惊,但这是真的。后来想想,这就是我的鸵鸟出息。

另一个有趣的地方是,在躲藏的游戏中,如果隐藏的过于隐蔽,使得被寻找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使得寻找者灰心丧气,失去游戏的热情,只是灰溜溜的等待受罚,那也是一种比较干涩的状态。最刺激的莫过于在最危险的地方安然隐藏而不至于被很快发现。我有的时候心血来潮,想到一句很应景的密码,就急于和众人分享,觉得这种应景应该是快乐的知识。但这不是游戏。有些东西最好一辈子不要被找到。犹如钥匙。

密码保护我的钱财和信息。钱财,只要来路正当,是我的合法财产,理应被保护。信息呢,是我的隐私,也不能被随意浏览。钱财可以简单的界定为正当不正当,但信息呢,庞杂的多。我纵然不会富有和慷慨到将我的钱财广播人间,但对于所谓的个人信息却没有天生的保护欲望,我渴望被裸露的机会。

仿佛裸露的伤疤更容易痊愈。
又或者只会感染的更厉害。

当我们隐藏的时候,我们跳出自身估摸自己的隐藏状态是否天衣无缝,另外一个问题是:为什么要隐藏?除了游戏的奖惩,我们隐藏的更多时候是为了什么?我们应该是知道隐藏后的我们是怎样的天衣无缝才去隐藏的吧。我想成为英雄,因而关于怯懦和退缩是不合适的;我想成为天生丽质的美人,因而关于丑小鸭的过去是不合适的;我想成为两袖清风的学者,因而关于虚荣和贪婪是不合适的。这些我都不想,我只想成为一个人,成为我自己,那更是不合适的。

谁在拒绝,你在拒绝谁?

拒绝绝对的拒绝,接受非绝对的妥协,妥协自己的同时,也可能低估了对方。你不可能说:我告诉你我曾经杀过人,请问你介不介意我告诉你?你只会说:我想告诉你一件事,答应我不要因此离开我之类。所以是一次冒险。但起码尝试了。

我不愿意冒险,我轻率的冒险,也许只因为有更重要的东西值得追求,比如更值得珍惜的人和人品。
又或者,只有别的,只有在影子和叹息里。


One Response to “隐藏”

  • lily 082班 0710821131 Says:

    1.I know you are in a great deal of torment.
    我知道你很痛苦。
    2.Moving to another town will not relieve you of your terrible burden.
    搬到另外一个小镇并不能使你得到解脱。
    3.There’s no bad luck can touch you for a whole day, the clock round.
    人不会一直倒霉的,时间总在流逝。
    4.I correct to understand you wish to surrender yourself.
    我理解为你想放弃自己。
    5.I will ensure that they know you willingly gave yourself up and ask for that to been taken into account.
    我会确保他们知道你是自己愿意放弃的并让他们答应你的要求被考虑。

    [Repl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