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勿梦(三)

无勿是个傻女孩,她在梦里也很傻,但梦里她就算被人笑骂,反正她也无所谓,她到处跑啊,撞啊,活得可不一般了,我悄悄地在这里跟着她,生怕吵醒了她。

我昨天在凌晨的时候唱完歌睡去,更确切的说是今天在凌晨的时候睡去。我梦到了我最好的朋友,她因为美丽勇敢而深陷混战之中。
在她离开家人和爱人,一身美丽和轻快的步入那个国度时,我也跟着她,我知道那里的情况。有家族的纷争和种族之间的厮杀,他们有枪。一群笨重的女人穿着长长的裙衫在雨地的泥泞里脏兮兮的经过,她们都因为恐惧躲到另一户人家,这在当地是一种习以为常的做法。而更习以为常的是,她们都会在乱飞的子弹中痛苦的丧命。但是她们只是一群愚蠢的女人,所以像一群鹅在雨地里脏兮兮的移动,然后热热闹闹的被杀死。
我的朋友剪着短发,有明亮的微笑,她独自住在一间干干净净有院子的屋子里。她似乎也会用枪,我忘记了,而她在此,是为了了解那里的生活,仿佛她是上帝,她不会被杀死。
我担心她,我觉得她过于鲁莽,于是我给她写了一封邮件,题为,美丽和勇敢不是一切,我忘记了具体的题目,可是非常情深意切。她也给我回了一封长长地邮件,文笔轻奇,可惜我忘了,这都是我梦里发生的事情。
我在梦里看到男男女女的厮杀,男人流着胡子,长的一张粗犷的脸,设计了完备的战略把仇家置之于死地。然后死人又活过来,作出夸张的表情,并和他们友好的拍着肩膀,仿佛电影末尾的花絮。
而我,不再担心我的朋友,她马上就要上路,去另一片土地。

我喜欢这个梦,里面的杀戮仿佛游戏,但人心却被悬起来。我还记得那种青草和窗外望过去的风景,虽然打破这一切只需要一颗枪子。


One Response to “无勿梦(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