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不安小姐的故事

汤不安是我的一个好朋友,我现在很想念她,虽然她走的时候,我觉得我的伤心还是有点矫情的。

我记得她带我夜半在徐家汇的天桥上爬上爬下去找一个朋友的家,那是冬天的夜里,我们都穿着多,当我低着头看到天桥的阶梯时,我突然感到回到童年,和伙伴们在有臭味的地道里爬着探险。 就是那么个瞬间,让我对她念念不忘。

汤不安是个有趣的家伙,喜欢作弄人,讲愚蠢的话,让我拘束的开心和傻笑起来,然后她也继续非常友好的笑着,直到被我的傻笑惊诧,然后再度取笑我。她取笑我的粉红手套,和跑起来的样子,是中国女孩子的跑,在她模仿我的时候,我觉得生活非常开心,如果这么简单的差异都能被捕捉的话。她冷嘲的时候是带着善意的,因为他们那个国家的人不喜欢夸奖和被夸奖。她是多么有趣的一个人。在她要离开的那个晚上,我跟她说,有礼物给她。没想到,她也说,有礼物给我,随即从包里掏出——

一本书,一瓶风油精。

脸上带着坏笑,嘴里念念有词。

那些是我当初借给她,她现在还给我的东西!

而当我拿出送给她的手链时,可怜的汤不安,真可怜。

汤不安生的很美,当我看她眉眼的时候,我还禁不住地害羞,因为太好看了,她两眉乌黑细长,眼睛大大的透亮。还有她那秀挺的鼻,为啥这么美?虽然她平日对装束不是很在意,其实也是在意的,比如她从来不穿很傻的颜色等等。她几乎从来不化妆,但手臂上总是七零八落的挂着四五样东西,其中有一支简简单单的表,一个她家婶婶送给她的手链,她妈妈送给她的银手镯,很细的一根。她有时耳朵上吊两个耳环儿,真是令人生气啊,这下更好看了。

可她一跑动起来,她挥着羽毛球拍大汗淋漓的时候,你看到她力气可大了,可她总是带着那种很文气的笑,在嘴角一撇,眼睛呢,是又在思量着该怎么回应我的作弄,或是该怎么作弄我的回应。

我的朋友汤不安,我有一次很想她,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再见到她,虽然我们也遥遥的说话儿,可是她没有在我面前晃,她没有在门后用一双大眼睛迎接我,她没有在那里作弄我,我突然觉得很想念她。

汤不安很不安分,总是到处乱跑,可是她打理起自己的生活来有条有理,毫不含糊。她会开玩笑的告诉你要开心起来,没有什么是不好的。她会很严肃的和我讲她心里的困惑,我觉得我也不是非常了解她,但她对我是很信任的。

我的朋友汤不安在北京的时候,我们很开心,我而且见到了她的双胞胎姐姐汤鱼力,她们虽然应该很像,但其实不像。 不安就是妹妹,聪明,不安分又伶俐,而姐姐呢,至少看起来稳重多了,虽然鱼力同学私底下是非常非常有趣的一个人。

汤不安在长城的时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穿超短的牛仔短裤,而那唯一的一条也是她用剪刀剪掉旧的牛仔裤自制的。她遮盖她的白腿,却想着被长城上的太阳炙烤变黑,汤不安很想变黑,真奇怪。有一次在他们校园里,她突然跟我说,快看,我要晒成那样黑。我随即送过去我的目光:妈呀,一黑人妹妹的背影在橘色的吊带里起伏。

汤不安在长城的时候,和她姐姐在一起,我观察她,像变了一个人,回到妹妹的角色,她比以前更添了份可爱和活泼。她被蚊子咬得厉害,手背上全是包包,鱼力同学非常奔放,张开嘴就咬,不安小姐嗷嗷乱叫,不过事后好像很凑效的样子。这是姐妹间无数次的默契吧,我猜。

汤不安的事情其实还是有一些的,我有的时候坐公交车就想,我曾经是有这么个有趣的玩伴的。上个星期回寝室晚了,没有地铁,一个人居然不敢坐黑车,我是想不安了,我和不安两个人坐黑车那才叫黑车。我坐在公交车上,想她的坏笑,想她有时候僵化的思路和据理力争的样子,我开始笑,也开始惋惜,惋惜过后又觉得值得珍惜。

是以为记,汤不安小姐的故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