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勿梦(二)

无勿是个傻女孩,她在梦里也很傻,但梦里她就算被人笑骂,反正她也无所谓,她到处跑啊,撞啊,活得可不一般了,我悄悄地在这里跟着她,生怕吵醒了她。

无勿梦二

我举行了一场奇特的晚会,或者是下午会之类,参加的有三人组合,太阳组合,有个组合有像梵高的星月那样的会徽, 记得参加的人都是瘦小的男生,仿佛是我二专的学生或者小时候的同学,我大声地喊着他们排号上演。那是在一个靠近森林的空地举行的。有时会出现冷场,但是没有关系,我生的美,又有几分风情,所以他们都很乐意听我的话。

哎呀,快忘掉那个场景吧,那么令人惧怕。攀爬,攀爬,沿着垂直的铁阶梯登上极陡峭的山顶,在攀爬的人群中居然有我不再年轻的伯母,我和她一起去城里时坐公交车她可会冲在前面抢位子啦。在这攀爬的活动中,她表现的比我更加勇敢和积极。可是亲爱的,在我们即将到达山顶时,我们的铁阶梯突然在三维空间里旋转起来,我仿佛要被甩进万丈深渊!哎呀,我的妈呀,我是不是已经死了。

我没有死,我只是差点被吓死。我的伯母在山头上诱惑我,努力跳到山头上,说,看都已经上到这里了,不跳过来岂不可惜。可惜个什么,我思量着,我死了那才叫可惜呢。于是转了一个道,我就在梦里下了山,还是有些小遗憾的。可是后面的故事完全是出人意料的。

我在初中的时候班上有个眼睛很漂亮的男生,他们家是在镇上开批发商店的,我认识他们一家,因为我们家曾经租过他们的房子开店。他的父亲也生的英俊,经常向我父母夸奖我的学习好。我和他呢,交往很少的,基本上没有说过很多话,但是在我初中毕业去高中的那天,他和另外一个男生来我家里看我,还顺便帮我运了行李。

昨天我在梦里见了他。我老了,他还是干干净净的腼腆着,穿着短袖和牛仔裤。我们就在小树林里见面说小话啦。

我暖暖的说他的眼睛美。他说,是妈妈给的,但仿佛也给了他容易长痘痘的皮肤。但他的眼睛美,尤其在小树林里对着夕阳。他美美的亲了我,他的舌尖很细瘦,我体会着他清秀的吻,那个吻在于吻本身。仿佛亲了,这么美的亲了,我就要做他的女朋友了。可是怎么办,我清楚地知道我有我的好男朋友艾斯呢。

我心里很痛,我要骗他吗,他那么纯纯美美的脸和萌萌动动的吻,我仿佛是老了,但我可以骗他吗?

我于是游到水里,我在水里,在浅浅脏脏的池塘里仰面游着,蹬着腿,蹬的我很是辛苦,可是我倔强的开心着,自我着,一如生活中喜欢突然跑开的我,跑开那个讨厌的男人的嘴和脸。

但我还是被围绕了。被我的艾斯吗?他是好好的爱着我的,可是我仿佛很想骗他呢,我在黄昏的时候回家,看见凌乱的窗帘后面透出的光,我心里很是伤心呢。可是我的小初中同学,他在小树林里亲我的时候,可是很好玩的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