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勿梦(一)

无勿是个傻女孩,她在梦里也很傻,但梦里她就算被人笑骂,反正她也无所谓,她到处跑啊,撞啊,活得可不一般了,我悄悄地在这里跟着她,生怕吵醒了她。

无勿梦一

出现了不止一次的场景:在极为陡峭的山壁上攀爬,前面是弟弟或妹妹。赤手空拳,脚底发软。抬头望去,在闭眼的瞬间人已经在想象中坠入万丈谷底,或者至少摔个好看!

我为什么要爬?仿佛是没有别的路,这是必经之路,而我们是要去上学或去学校代课之类。但或许是梦吧,在绝望的时刻,我告诉自己说,就停在这里,别动,不要爬,就这样定着定着,待会我就好好的在平地上蹦跳了!

可是天哪,那种景象令人不寒而栗:绿色的山体,滑腻的各色植物,而我们像爬行动物,却比爬行动物更可怜,将我们的鼻息托付于这一寸一寸的挪动。

仿佛在梦中没有现在这么绝望,仿佛自己是传奇的女子,生于传奇的家族,即使身陷这种处境,还是能化险为夷。我告诉妹妹说,可以先往旁边岔开着爬行,爬到那边就没有这么陡峭了。于是我们就这样走了远路。不知后果如何。

在这座山的山脚下,有一个破土房,仿佛是我们家族的通讯站,联络点等。里面有几个眼睛透亮的女人,衣着褴褛,仿佛刚刚从打斗的青烟中拍去灰土。终于有一天,我知道了她们的厉害之处。那是平常的一个上午。长相酷似louis的我的兄长爬山去上学,我的父亲在离他不远的另一条“山道”上攀爬。突然,他的手机响了,在寂静的山谷中如雷震耳。在这时,我才想起来我们这个传奇家族四面受敌,如果手机响了,就等于最大程度的暴露了我们的行踪。这下,我的哥哥一个翻身滚入山谷中,而我的父亲也十分警觉起来,更为迅急的是,山下的那些娘们,个个都做好了隐蔽,端出了枪!

果然,邻村的那些凶神恶煞的男人们着黑衣从各个方向窜出来,围着哥哥藏身的树丛,像个墓穴般包围着、笼罩着他。此时落、彼时起,山下已经是喧声震天,女人们端出枪飞了出来,将黑衣男人们个个击毙!

还有一些神奇的地方,仿佛在山外,就是各种学校了。而我和弟弟妹妹要去给他们教课,爸爸关切的问我,是否每天回家,如果是可以做他的摩托车之类。而我考虑的是,那样会晒黑很多,可是心里又惦记着我新发现的我这个家族的神奇好玩之处,生怕一不留神就错过很多精彩的事情。

我还记得在翻看学校资料的时候,有一位上了年纪的妇人,眉宇间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光芒,她老了,但还是那么美,她带的学生都非常非常喜欢她,而她还未生白发,坐在年轻的面庞中间,焕发了青春。

我还记得在绕来绕去的城中小道间,有一些奇怪的店铺,卖着食物。一大桌香喷喷的菜食,颜色新鲜,一个男人就那样坐在桌角,随便在各个盘子里夹菜,而这个男人仿佛只是付了很少的一点钱,于是我怀疑这是我们家族的一个好处,自助饭店。只是对于传染病该怎么办?在那些小商铺中,有一些年轻的男孩,兴致勃勃地看守着自家的门面,当然少不了和同样年轻的伙伴们聊天打趣。而我,总是在心里爱着他们的,他们清俊的眉眼,白色的上衣,上衣挽起的袖子,额上滴落的汗珠,我在角落里觑着他们,爱着他们,而他们想必也是知道的。


Leave a Reply